手机购彩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民国最“恶毒”的继母,扇了张爱玲一巴掌后,晚年在旧屋了却残生

发布日期:2022-09-11 19:06    点击次数:107

文 | 米粒妈

提及民国的八卦史,多半绕不过民国的才女们。

这其中,争议最大的张爱玲;

米粒妈写过张爱玲的一生:她是民国第一“情话王”,却婚姻凄苦,孤独终老

写过她的母亲黄逸梵:有钱也没过好这一生,张爱玲的妈妈黄逸梵到底经历了什么?

姑姑张茂渊:最深情的民国才女:苦守52年,78岁时嫁给初恋,

老师陈衡哲:她是张爱玲和林徽因的老师,决定终身不婚却被男神狂追

今天登场的这位,也和张爱玲关系匪浅。

确切来说,她还是因为张爱玲才出的名,不过这名却是“骂名”。

她就是因为扇了张爱玲一巴掌,而被张爱玲怀恨半生的“恶毒继母”:孙用蕃。

世人大多以为孙用蕃就是张爱玲笔下的毒妇后妈,却不知她也曾是心比天高的千金小姐。

说到底,孙用蕃这一生,实在是被一个“情”字毁得彻底。

为爱服毒,打烂一手好牌

在成为张爱玲的继母之前,孙用蕃算得上是上海名媛。

孙用蕃的父亲叫孙宝琦,是驻法、德两国公使,做过山东巡抚,并两度出任民国总理,实乃官场上举足轻重的场面人。

官运亨通的孙父治家也相当有方,他家的后辈才气横溢、品行端庄,16位女儿更是个个出挑。

▲ 孙用 蕃: 后 排左2

毫不夸张的说,当年求娶孙家女的名流们真是要踏破门槛,最后与之联姻的都是庆王、袁世凯、盛宣怀这个级别的豪门。

孙用蕃作为孙家七小姐,也绝非默默无闻,而是早早就芳名远播,说是上海滩交际圈的头号名媛也不为过。

她年轻时性格热情、交游甚广,民国奇女子中的赵四小姐、陆小曼、唐瑛,都是她的闺中密友。

▲ 盛爱颐|孙用蕃|袁世凯儿媳

照常理来说,孙用蕃这般家世优越、姿才双全的好女,怎么也不可能沦落到要给“弹劾大臣”之子做续弦的地步。

可造化弄人,众星捧月长大的孙用蕃本可以挑一个门当户对的良配,却偏偏在最美好的年华,真心错付给了“软饭男”。

从小就在新思想灌养中长大的孙用蕃相当前卫,她硬气地回绝了父亲的“包办婚姻”,扭头就要自己找个婆家。

孙用蕃看上的不是旁人,正是从小相熟的穷小子表哥,私下里就与人约定了终身。

不出所料,孙七小姐这种“下嫁”的行为,一下子激怒了父亲。

熟悉的棒打鸳鸯情节上演后,一腔孤勇的孙用蕃便与表哥约定,一起服毒殉情,大不了做鬼夫妻。

可她终究信错了人,在她自己决绝地服下毒药后,那位好表哥却临阵脱逃了。

说到这米粒妈真的要吐槽一句,这放到今天,表哥这种“负心渣男”的行为怕不是会被骂上热搜。

不过多亏表哥贪生怕死,及时告知孙府孙用蕃服毒一事,这才把孙用蕃从鬼门关前拉回来。

这份耽于情爱的苦果,孙用蕃咽得无比艰涩。

闹剧了结后,她此前积攒的好名声也败了八成。一夜之间,她就从耀眼的掌上明珠,沦落成使孙家蒙羞的笑柄。

后来孙用蕃每次在街头露面,都免不了被人评头论足、嬉闹取笑一番。

久而久之,孙七小姐比天高的心气也被踩平了,她满身傲气渐渐颓靡,甚至染上了抽大烟的恶习。

到这地步,孙用蕃就成了孙家“嫁不得”的女儿。

但对父亲孙宝琦来说,老大的女儿久养深闺总不是长久之计,还是得给女儿找个托付。不过现今这般田地,眼光稍稍放低些也是无妨的。

于是,才有了做张家续弦的后话。

续弦张廷重,接盘两子女

1924年,张爱玲的生母黄逸梵为追求自己的新生,抛下丈夫张廷重和一双儿女远赴欧洲。

彼时,张廷重还是个背负着没落家世、离婚丑闻的堕落公子。

但到了1933年前后,境况却发生了变化。那时的上海,西风东渐、高楼林立,房价也节节攀升。

张廷重的老本行,就是“包租公”啊。

所以尽管他挥霍无度、坐吃山空,但租金越拿越多,手里也有了余裕。

慢慢的,张廷重走出了离婚的阴影,骨子里的少爷做派也再度展露,高官达禄的牌局、酒局里,常常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一来二去,这号人物就被孙七小姐的哥哥孙用时盯上了。

孙用时觉得,张廷重虽然离过婚,但好在手里有钱且知根知底。自己的妹妹眼看奔四了还待字闺中,怕不会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,于是便给两人牵线搭桥。

米粒妈觉得,这会儿的孙用蕃和张廷重二人,还是颇有些臭味相投的。

一来,两人出身相似,都身出名门、见多识广;二来,两人都因爱情陷入过困局,在情感上也有抱团取暖、惺惺相惜的意思。

果不其然,孙用蕃与张廷重相识后,越处越顺,1934年就在礼查饭店大张旗鼓地订婚,半年后又在华安大楼办了场世纪婚礼,婚后又撺掇张廷重搬进了没有前妻痕迹的大别墅里。

如此声势浩大,给足了孙七小姐面子,却实打实地让张爱玲急了眼。

早在两人婚前,张爱玲就在书里写:“我父亲要结婚了,如果那女人就在眼前,伏在铁栏杆上,我必定把她从阳台上推下去。”

这般势不两立,孙用蕃又不肯委屈自己,后来的鸡飞狗跳也就有迹可循了。

张爱玲生性孤僻冷淡,鲜有朋友,这点与擅长交友往来的孙用蕃可是大相径庭。

因此孙用蕃一开始的亲近和讨好,在张爱玲看来不过是虚伪与挑衅。

据说,当年为了软化这位继女的态度,孙用蕃还绞尽脑汁地把自己最珍惜、不舍得穿的衣服,做了礼物送给张爱玲。

可张爱玲每每穿上只觉羞辱难当,后来在书中形容,像是“浑身生了冻疮”般难受。

但说到底,张爱玲这般抵触继母,无非是心中总念着自己的生母。

这也正是为什么,后来会发生“耳光事件”。

当时,张爱玲在生母的建议下,有了出国留学的念头。但这在孙用蕃看来,却是丈夫的前妻要回过头来干涉自己的家事。

于是气急口不择言,说了句:“你母亲回来也只好做姨太太!”

于是矛盾压不住了,才有了张爱玲写在文章里的掌掴一事。

但事实上,孙用蕃后来解释过,张爱玲描述的继母扇巴掌、父亲拳打脚踢以及后面关禁闭,都是子虚乌有。

当时张爱玲是因为得了疟疾,父亲怕传染家人,才将她隔离过一段时间。

是非曲直,两人各执一词。

但米粒妈觉得,张爱玲小说中改编影射的种种,多少有艺术加工的夸张之嫌。

毕竟,孙七小姐也并非蛮不讲理的姿态,她始终有自己的原则和骄傲。

这一点,从多年后孙用蕃的形迹中也可见一斑。

蜗居亭子间,无谓毁誉事

孙用蕃与张廷重结婚后,只过了三四年的安稳日子。

抗战爆发后,上海也逐渐沦陷。偏偏孙、张两人都是不学无术的金枝玉叶,还都有极大的烟瘾,日常消费极高。

很快,两人就靠着变卖家产过活了。

那段最艰苦的日子里,张爱玲和弟弟张子静的吃穿用度,大半来自孙用蕃的嫁妆。

但即便如此,张爱玲也依旧没念继母半分好处。倒是张子静,日子久了与继母的关系也渐渐缓和。

后来,张爱玲远赴大洋彼岸,与家人逐渐断了联系。而张廷重与孙用蕃,也终于挥霍到难以为继的地步。

新中国成立前夕,张廷重卖掉了最后一处家产,和孙用蕃一起搬进了14平米的亭子间。

在这个无处下脚的逼仄地,孙用蕃实打实尝到了困窘的苦楚。

两人现下也抽不起大烟了,但张廷重长年累月积下的肺病却来势汹汹。

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,孙用蕃对张廷重还是很有情义的,自他病后一直悉心照料,直到1953年张廷重逝世。

经历了这么多变故,年迈的孙用蕃早放下了心中的郁结,可却逃不过丈夫死后,自己的孤苦难捱。

她按照丈夫的遗嘱,将三分仅剩的房租收入,交给张子静。还告诉他,等她大限到了,她手里这七分房租,也会留给他。

不得不说,孙用蕃对这个继子也是仁至义尽。

前半生没怎么吃过苦的孙用蕃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到了晚年,会选择出去做零工。

被穷苦逼出的勤俭之心,也让她在清寂的晚年,获得了久违的宁静和踏实。

据亭子间附近的邻居所说,孙用蕃晚年气质沉静,和蔼平顺,时不时还分零食糖果给附近的孩子吃,大家都亲切地唤她“姑姑”。

在生命无波无澜的后几年,孙用蕃患眼疾失明,彻底堕入昏暗无光的世界里。

但张爱玲那时在上海的名声极盛,孙用蕃也总免不了被人询问,是否对张爱玲给她惹来的骂名有怨恨。

其实,孙用蕃早已心无挂碍,对此只付一笑,道:“张爱玲成了著名作家,如果是受我的刺激,那倒也不是坏事。恶声骂名冲我而来,我八十多岁的人了,只要我问心无愧,外界的恶名我愿意认了,一切都无所谓的。”

她用手里仅存的余钱,找了个照顾自己的保姆,如此走完了最后一程。

孙用蕃的一生浮沉,从高高在上的孙七小姐,跌落成亭子间里失明老太,其间千般因果,逃不开一个“情”字。

殉情不得,她赔上大好的青春,毁了七小姐的风云美名;

夺情不顺,她耗尽家财心力,却只换得恶毒继母的骂名;

念情不负,她陪丈夫走到末路,在黑暗中寻得了一份安宁。

张爱玲曾在书中写:“也许爱不是热情,也不是怀念,不过是岁月,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
也许对于孙用蕃来说,堪不破的未必是一个“情”字,而是割舍不下那个在有情有爱的生活中被疼爱也被需要的自己。

可见,眼界再广、见识再多、思想再通透的女孩子,若是甘心为情所困,也是很难过好这一生的。

米粒妈觉得,人活一世,能否收获最好的感情要看缘分,但我们却随时可以主动选择成为最好的自己。

个人简介:@米粒妈频道(欢迎关注),米粒妈,美国海归,海淀家长,当当新书总榜第一名《影响孩子一生的亲子英文书》作者。专注于学习干货、教育经验分享,5-12岁孩子的教育和升学,英文、数学、科学启蒙,以及全世界的新奇好物推荐,欢迎关注!(0~5岁宝妈请关注:@米粒妈爱分享)



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