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购彩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1933年,罗瑞卿在话剧里扮演蒋介石,林彪问他:你怎么不吃补药?

发布日期:2022-04-28 19:27    点击次数:63

在一般人眼里,罗瑞卿是我们党、国家和军队的卓越领导人,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军事家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还是一个戏迷,甚至比戏迷更戏迷。

罗瑞卿

罗瑞卿是四川南充人,唱戏是四川乡间相当普遍的喜庆活动,婚丧嫁娶都要请戏班子来唱上几出。罗瑞卿受到耳濡目染,从少年时期就喜欢看戏了,无论是看川剧还是皮影戏,他都非常投入,往往戏演完以后,他能攥出两手汗来。四川人唱戏底气很足,声音大得能把人从座位上震起来,罗瑞卿受到他们的影响,从小就练出了一副大嗓门。

1924年,罗瑞卿进入南充县立中学学习,他在学校里受到了进步思想的影响,很快成为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。1925年孙中山去世后,全国各地都举行了规模很大的纪念活动,罗瑞卿也和任白戈一起,编演了一出话剧《孙中山之死》。

此后罗瑞卿又先后编排了《士兵泪和农民泪》、《算账》、《老爷的鼻烟壶》等话剧,宣传进步思想。但外公鲜锦堂得知罗瑞卿演戏的事以后,非常生气,他认为戏子在旧社会的地位低下,自己花钱送罗瑞卿上学,本指望他发家致富,没想到他放着好好的书不读,却要去演什么戏。鲜锦堂为此狠狠地骂了罗瑞卿一顿,罗瑞卿一气之下,直接离家出走。

1928年,罗瑞卿来到上海从事秘密工作。他在上海的那段时间,正是梅兰芳、周信芳最红的时候,他们接二连三地上演新戏,只要有机会,罗瑞卿都会去看他们的戏。

有一次,梅兰芳又上演了一出新戏,罗瑞卿非常想去看,可此时他手里没钱,买不起票。戏开场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罗瑞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:把铺盖卷当了,反正组织很快就要派自己去苏区了,铺盖没了就没了,先看戏再说!

罗瑞卿买票进戏园子以后,戏已经演了好大一会儿,里面人山人海,他只能站在最后面,尽管伸长了脖子,但也只能听得模模糊糊的,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,没有看清到底谁是梅兰芳。

建国后,罗瑞卿在一次会议上见到了梅兰芳,便向他讲述了这段往事。梅兰芳听后向罗瑞卿抱拳说:“罪过,罪过,要不要我退给你票钱,你再把铺盖卷赎回来啊?”说完两人一起大笑起来。

罗瑞卿到苏区以后,继续发挥自己在戏剧方面的特长。1933年,红军第四次反“围剿”胜利后,红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李卓然编写了一部话剧《庐山雪》,主要内容是红军打进南昌,杀上庐山,俘虏蒋介石,寓意国民党反动统治就像庐山上的春雪,很快就会消融、化作流水而一去不复返。

李卓然

剧里的两个主要人物是红军的一个军长和蒋介石,罗瑞卿看完剧本后,对李卓然说:“军长应该换成军团一级的干部。”

李卓然苦笑道:“你想得倒好,可你能让林军团长(林彪)上台演戏吗?”

罗瑞卿说:“没问题,你剧本就这样改,请林军团长的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但真要请林彪并不容易,罗瑞卿和聂荣臻、罗荣桓商量以后,决定用激将法请林彪参加演出。

有一次开完会后,罗瑞卿见林彪情绪很好,便有意把话题往演戏上扯,他说自己和罗荣桓都演过戏,而且演得有一定水平。林彪见他们满脸得意的样子,果然上钩,他说:“别以为只你们会演戏,我在中学的时候也曾演过戏,演得也很好呢!”

林彪

罗瑞卿乘机问道:“既然你会演戏,为什么又不演了呢?”

林彪摆摆手说:“现在不方便了嘛!”

罗瑞卿继续说:“你看人家聂政委,上次也演戏,不是也演得很好吗?”

“他那算啥子演戏嘛!就这样,手叉在腰上,下个命令,一口四川辣子,哪个不会嘛!”

聂荣臻“不服”了:“老林,你别笑话我,不服气,咱们比试比试,你还不一定演得过我呢!”

“比就比。”林彪毫不服输地对聂荣臻说。

但几天以后,罗瑞卿把剧本拿给林彪看时,他却“反悔”了:“只不过是说个玩笑话罢了,哪里真要上台哟!”

在场的聂荣臻急了:“老林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你可是个讲信用的人呢?怎么这一次说话就不算了呢?”

聂荣臻

林彪只好说:“演演演!”

罗瑞卿准备让耿飚演蒋介石,但耿飚说剃光头他不干,让罗瑞卿自己演,罗瑞卿也不推辞:“好吧,我来演!”

《庐山雪》开演以后,当“蒋介石”被押上台时,林彪问道:“你是蒋介石?”

“蒋介石” 战战兢兢、唯唯诺诺地说:“是的!在下正是!”

林彪又问:“你怎么让我们捉住了?”

“我的飞机坏了,飞不了,被你们抓住了。”

“你为什么这么瘦?”

这名话是剧本里没有的,林彪开始“自由发挥”了,罗瑞卿愣了一下,但他赶紧随机应变道:“我满脑子只想到剥削人民,所以胖不起来。”

林彪继续自由发挥:“你怎么不吃补药?”

罗瑞卿又是一愣:“补药?什么补药?”

这下林彪来劲了:“补药可就多了,人参、燕窝、罐头、红烧肉……”

罗瑞卿灵机一动,答道:“什么补药都不中用,我心肠坏了,吃红肉拉白水,不可救药。”

“你是浙江人,怎么满口四川话啊?”

“我现在是有奶便是娘,有房便是家。为了打红军,我连家也不要了,祖籍祖宗都不要啦!”

一个胡编,一个巧答,竟演得浑然天成,台下的官兵无不鼓掌叫好。

1936年5月,中共中央在陕北建立了红军大学。毛泽东认为罗瑞卿精明强干、雷厉风行,于是任命他为大学的教育长。

在大学办学的初期,由于国民党的封锁,纸张严重匮乏,学校要印讲义,给学员发一个笔记本都很困难。当时蒋介石经常派飞机前来骚扰,从飞机上撒下许多传单。部队搜集到这些传单以后,都送到大学来供大家当纸张使用。

有一天,罗瑞卿拿来一叠花花绿绿的传单对大家说:“大家来看呀,你们的身价又提高啦!”

大家一看,传单上印着国民党悬赏的赏金,宣布对共产党的干部无论是打死还是活捉,都按职务大小不同各奖大洋若干。大家算了一下,仅红大一科的全体人员的“脑壳”加起来,值好几百万。有人对罗瑞卿说:“老罗,你去给蒋介石打个电话,问他能不能把我那份先支出来,我们买点纸、笔也好哇!”

罗瑞卿风趣地回答:“对,我就对他说,脑壳我先保存着,就怕他龟儿子付不起。”

罗瑞卿见大家兴致都很高,马上来了灵感,他决定根据这个内容编出一个话剧小品。他叫上了耿飚和宋裕和,很快编好了剧本。罗瑞卿扮演自己,耿飚就只能演蒋介石了,宋美龄由宋裕和扮演。

耿飚

戏开场以后,罗瑞卿给“蒋介石”打电话说:“老蒋吗?我是老罗呀!”

“蒋介石”听后大惊:“哪个老罗?”

“老子是罗瑞卿!”

“蒋介石”连忙对身边的“宋美龄”说:“快,拿钢盔来!”然后又对着电话说:“我不怕你,我有百万大军,还有美国钢盔!”

此时“宋美龄”把痰盂当作道具扣在了“蒋介石”头上,“蒋介石”对“宋美龄”大吼:“娘希匹,怎么把痰盂给我戴上啦!”

罗瑞卿说:“你们的报纸宣布我被“击毙”七八次了,可“赏金”你一分也没有发。我至今日夜保管着脑壳,等钱用哩!”

此时台下的观众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,有一个学员直接跳到台上,作夺下“蒋介石”的电话状,然后问道:“喂,你把钱弄到哪里去了?”台下也跟着起哄:“快交代!快说!”

这已经超过了原定的剧情范围了,“蒋介石”没办法,只能应付一句:“我都抽大烟啦!”

建国以后,罗瑞卿的工作更忙了,但他对戏剧的喜欢依然不减。罗瑞卿喜欢看电影,每个月都要看两三次,每次在电影放映前,他都要秘书先放一部戏剧片《穆桂英挂帅》,他总是一边看,一边小声跟着唱,十分陶醉,有时甚至一个月要看六七次之多。

工作人员一直对此很不解,罗瑞卿去世以后,有人曾问过他的夫人郝治平,郝治平说她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,大概是因为这部历史剧中所提倡的顾全大局、讲纪律的思想吸引了罗瑞卿吧!

罗瑞卿生命中最后一次看戏是在乌鲁木齐,那是1978年他去西德治腿时路过新疆,军区负责人请他看了一部秦腔影片《火焰驹》,不知是特意还是凑巧,这部戏讲了一个古代的边关武将受陷害而又最终平反的故事。罗瑞卿看过以后觉得很好,给留在家里的秘书打了电话,让他也看一下。

但令人遗憾的是,罗瑞卿出国以后,就因为突发心肌梗塞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……



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